友情链接:

上海海事法院审理的关于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典型案例 - 精品案例 - 海事海商法律服务 - 振泽业务 - 江苏振泽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CONTACT US

联系人:韩小姐
电 话:025-68571899
传 真:025-68571880
地 址:中国南京市长江路99号 长江贸易大楼22楼

你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振泽业务 - 海事海商法律服务 - 精品案例 - 上海海事法院审理的关于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典型案例

上海海事法院审理的关于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典型案例

红土镍矿运输安全性问题第一案,为航运安全注入强心剂

红土镍矿的安全运输问题,从M/V“Jian Fu Star”、M/V“NASCO DIAMOND”、M/V“Hong Wei”,再到M/V “Vinalines Queen”、M/V “Harita Bauxite”和M/V “Trans Summer”,可谓警钟长鸣。到目前为止,因运输红土镍矿已经导致超过80人遇难,后果触目惊心。仅在2010年短短的三个月之内,就发了三起红土镍矿沉船事故,其事故发生频率着实令人震惊。此后再次发生的三起沉船事故,更加充分地说明,这绝非仅仅是巧合。

近期,上海海事法院出具的关于红土镍矿运输承运人为保障船货安全采取合理措施而导致货物延迟到港,承运人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的判决,对于鼓励船东保障船舶和人员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引导作用。

一、案情简介

2011年1月28日开始,A轮在印尼某港装运红土镍矿。装运前,托运人向船长提供了货物申报单,显示货物含水量低于其适运水分极限。据此,船长安排装货。但在装货过程中,根据《散货规则》的罐装试验和目测检测,发现货物含水量过高,因此船长多次拒货,并取样送实验室进行检验。2011年2月11日,货物装完后,根据实验室检验报告显示,涉案货物装上船时的含水量远远超过适运水分极限,甚至超过流动水分点。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托运人要求离港,但船长声明运输这些货物存在很大危险,拒绝开航。但由于当地港口代理强行安排结关,船舶被迫出港抛锚。船舶出港后,船长决定待确保货物含水量低于适运水分极限、船舶适合安全航行后再驶往目的港。为降低货物含水量,船长在装货港锚地等候期间和在避难港停留期间,积极安排开舱晒货、取样和实验室检验。并最终在2011年5月16日(晒货三个月后),按照计划航线驶往目的港。这种情况下,收货人向上海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承运人赔偿因货物迟延到达目的港所产生的货物差价损失。

二、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

上海海事法院一审过程中,合议庭围绕双方的争议焦点,重点审查了以下三个方面:(1)红土镍矿的运输是否应当适用《国际海运固体散装货物规则》(下称《散货规则》);(2)承运人依据《散货规则》及有关检验报告判断货物不符合安全运输要求是否合理,有无过失;(3)承运人随之采取停航、绕道等行为是否合理,有无过失。

经审理,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认定:

(1)红土镍矿具有易流态化属性,应适用《散货规则》判定涉案运输的安全性。

(2)承运人按照《散货规则》的规定以及检验报告所反映的货物含水量高于其适运水分极限的情况,判断货物不适合安全运输,具有合理性;并且,船舶在开航前稳性符合标准与货物含水量超标可能引发流态化及自由液面是两个问题,不能以稳性否定对于含水量危险性的合理怀疑。虽然航程中没有发生险情,但不能以此反证承运人对于含水量危险性的判断缺乏合理性。

(3)承运人基于《散货规则》和检验报告所做出的判断,以及随之采取的停航、晒货、检验等措施的目的,是为了船、货和人员的共同安全。该判断和行为符合《海商法》关于承运人应当妥善而谨慎地运输货物的规定,是对SOLAS公约赋予船长保障海上人命安全的权力的执行,不存在任何过失。并且认定,不能以承运人所采取的措施的有效性,否定这些措施的目的的正当性和合理性。

最终,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承运人对收货人因货物延迟到港而遭受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对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价值取向的影响

(一)上海海事法院一审判决关于涉案货物可归属于《散货规则》规定的易流态化货物并且该规则应当适用于涉案货物的运输的认定正确,符合国际公约和我国法律法规的规定,并与国际社会的实践操作和公认态度一致;

无论是根据国际公约《散货规则》和SOLAS公约、国内立法(如《水路运输易流态化固体散装货物安全管理规定》),还是国际权威机构的实践操作和公认态度,红土镍矿应属于《散货规则》未详尽的易流态化货物。《散货规则》关于装运易流态化货物的要求应当强制适用于所有具有易流态化属性的固体散货,而无需限定于明确列入A组货物清单的货物。因此,涉案红土镍矿的运输应当严格按照《散货规则》关于装运易流态化货物的要求执行。一审判决认定适用《散货规则》判定涉案运输的安全性,是正确适用法律的体现。

对此,中国的官方态度是很明确的,即红土镍矿属于易流态化货物。这对于认定涉案货物是否可归属于易流态化货物具有重大参考价值和影响。一审判决将我国官方态度作为其认定涉案货物归属的参考因素之一,是对中国政府的主流价值取向的尊重。

(二)一审判决没有将船舶和货物发生实际危险作为船长行使决定权的前提,是对船舶、货物和船员安全的充分重视,与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态度高度一致,符合人命安全至上的人道主义和价值取向;

根据《散货规则》和SOLAS公约等规定,只要船长合理地怀疑货物有可能对船、货和人员安全产生潜在威胁或影响,而不需要确信,就可以采取措施确保安全。在一审过程中,收货人曾质疑船长过度谨慎。但是,试想一下,在当时两个舱内货物表面已经发现流动水,并经权威检测机构判断货物不适合安全运输的情况下,作为谨慎的船长,哪敢保证船舶一定不沉没。事实上,一旦实际危险已经产生,大多数情况下将难以采取应对措施保护人命以及船货安全,运输印尼红土镍矿的一系列沉船惨案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审判决没有将船舶和货物发生实际危险作为船长行使决定权的前提,是对船舶、货物和船员安全的充分重视,与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态度高度一致,符合人命安全至上的人道主义和价值取向。毕竟船舶一旦沉没,所造成的人员伤亡是不可逆的。

(三)一审判决认定船长有权基于其专业判断采取措施确保海上人命安全,这一认定强化了航运安全的重要性,对推动安全航运及航运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积极影响和重要的指导意义;

红土镍矿运输沉船事故后果令人触目惊心,对全世界红土镍矿的安全运输敲响了警钟。红土镍矿的安全运输问题已经引起了我国政府乃至整个航运界的高度关注。

该案是我国司法审判实践中关于红土镍矿运输安全性问题的第一案,在红土镍矿运输事故频发的背景下,一审判决的认定为中外航运界推动红土镍矿安全运输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航运安全系推动航运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和重要课题。一审判决认定船长有权基于其专业判断采取措施确保海上人命安全,这一认定强化了航运安全的重要性,对推动安全航运及航运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积极影响和重要的指导意义。该判决树立了司法审判实践中关于红土镍矿运输安全性评价的新标杆,为之后类似案件提供了重要参考和指导,与我国政府在红土镍矿安全运输问题的价值取向高度一致。